欧美成

<progress id="m5d30"><cite id="Is2W0"><ruby id="vL995"></ruby></cite></progress>
欧美成
<menuitem id="T22Oi"><dl id="qU1M1"></dl></menuitem>
<a>&#27431;&#32654;&#97;&#118;&#22269;&#20135;&#97;&#118;&#20122;&#27954;&#97;&#118;&#32508;&#21512;</a><var id="0fXP8"><video id="s742J"></video></var>
<cite id="7f3pw"></cite>
<cite id="3C7dT"><strike id="DDR78"><menuitem id="W7FhJ"></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var id="73bL4"></var>
<cite id="uj3P6"><video id="ro67H"></video></cite><var id="4rgw7"></var>
<var id="1JV5r"><video id="rt215"></video></var><cite id="AiJu9"></cite><var id="st42j"><video id="EByQ8"><thead id="bjJMl"></thead></video></var>
<var id="Avj0x"><video id="82pgc"></video></var>
<cite id="LSbJy"></cite>
<var id="480A1"><strike id="TYTLL"></strike></var><var id="7Eopw"><video id="l7hFd"></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我和香香同学

我和香香同学 - 我和香香同学
我和香香同学





主题发表人:HvvH 24.83.136.205  
发表时间:10/06(09:17)
发表内容:
我和香香同学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草场边的鞦韆上,只有蝴蝶停在上边……」
  《童年》这首歌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啦。在糊里糊涂中,我度过了稀里糊涂的童年。一直到了上高中,我对女孩还是懵懵懂懂的。这可能和我发育得比较晚有关係吧,在我的印象中,女孩好像比男孩早熟,她们懂得也更多。
  因为我的个子比较矮,又比较调皮,所以老师总是把我安排在第二排。
  有个女孩,从高一开始就一直坐在我前面,多少次换座位,她始终坐在我的前面。
  她有两条粗黑的大辫子,用彩绸条扎着两个蝴蝶结。走起路来两条大辫子一摆一摆的,两个蝴蝶也就在她的背后上下飞舞着,很是好看。
  她上课时喜欢把背靠在我的桌前,两条粗黑的大辫子经常沓在我的桌上,我就悄悄地用图钉把它按在桌上。下课时,她一站起来头髮就被拉住了,她大叫一声又坐下了。可能真的把她弄痛了,她伤心的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但又不愿意向她赔礼道歉。
  还有,就是有时我故意把钢笔尖朝前,她一向后靠笔尖就戳到她的后背。因为是在上课,她不敢吱声,只好趴在桌上偷偷的掉眼泪。反正诸如此类的恶作剧多了,但很快的我就忘了这些事。
  开始我还没有注意到,直到后来很多同学们拿她和我开玩笑,我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每次都会回头看我一眼,但在艾艾怨怨的眼神中,我看到更多的是另一种感觉。
  她很漂亮,典型的江南美女型;白白净净的瓜子脸,苗条秀气的身材,笑起来眼睛瞇瞇的唇不露齿,脸上还有淡淡的两个酒窝。
  到了高二时的一天,我们男男女女一伙人出去登山。中午吃完饭,大家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我,在看书。
  突然,有个女同学在轻轻的叫我,对我说香香(那个女同学叫香)叫我过去一下。
  「什幺事啊?」我走了过去问香香同学。
  「我想和你照相。」
  「大家上午不是照过好多相了吗?」
  「我想单独和你照张相,将来毕业了,你是肯定会考上大学去外地的,而我可能只会考在本地的学校。因为你是外地人,我是本地人,家里希望我留在本地。」
  「你不恨我吗?」我想起了对她的恶作剧便问她说。
  「想起恨你的时候,就看你的照片骂你啊!」她摇了摇头抿着嘴笑了笑说。
  我知道她这是在开玩笑,就和她单独照了张合影。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男孩不坏,女孩不爱吧。但后来这张照片随我上大学到毕业再到工作,也不知啥时给弄丢了。这就是男孩的粗心啊!
  第二天下午放学时,有个男同学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你是不是和香香单独照相了?」他拉着我问道。
  「嗯!是的。」我只好如实回答。
  「香香喜欢你。」
  「不可能!我对她那幺坏!」
  「真的,昨天晚上回去以后,大家都知道她单独和你照相了,就开她的玩笑,但她只是笑笑什幺也不说。」
  这件事情我也没太往心里去,只是一心一意的读书準备高考。
  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打开书包,发现里面有一本书,里面夹了张纸条是香香写的,叫我今晚赶快看完明天还给她。
  我一看那本书破破烂烂的,还是用圆珠笔抄写,题目是《少女之心》,就没兴趣了。可翻开一看就被吸引住,里面的描写让我面红耳赤。以前我看过最黄的就算《废都》、《白鹿原》,还有就是《欢喜冤家》、《拍案惊奇》等等之类的了,没想到还有这样写的书!
  这一晚,我看完了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下面的东东硬硬的。好不容易趴着睡着了,梦见香香在抓着我的东东,也像书里写的那样我也在摸、揉她的乳房和阴道……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却怎幺也想不起她的乳房长得是什幺样的,阴道又长得是什幺样的了!这时我发现我的裤子湿了,我还以为是尿裤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遗精!那年我15岁。
  那天上课时,我的注意力怎幺也集中不到老师那边。我看着香香的后背,白白的衬衫明显的透出一个V字型,让我浮想联翩。蓦然,我在白衬衫上看到了几个小黑点,那是我曾经用钢笔尖留下的印记。儘管她仔细地洗过了好多遍,但还是留下了痕迹。我忽然想到她那雪白柔嫩的背上,是否也留下了几个小黑点?我感到一阵阵心痛!那天,上的什幺课、老师讲了些什幺,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
  一天下午放学时,她悄悄地塞给我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是一张电影票。晚上我到了电影院找到位子坐下,她已经坐在旁边了。电影开始了,她变戏法似的不断的把各种零食塞到我手里。
  对了,那天演的是《真实的谎言》。每当电影演到惊险刺激的地方,她都会轻轻地惊叫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靠过来。当演到桥被炸断,车子忽悠忽悠的架在那儿,一只海鸟轻轻的落下,车子随着那人的喊声落到海里去时,香香也轻轻地惊叫着侧过身来,趴在我的肩膀上不敢看了。这时,我感到好像真正的男子汉那样,挺直了身板勇敢的面对银幕。她握住了我的手,我感觉到她那温软的小手心里全都是汗。
  散场了,我们随着拥挤的人流慢慢的挤向出口,她紧紧地挽住我的手臂跟随在我的侧后方,我感到有什幺东西软软的靠在我的后背,好舒服、好舒服。我突然想起了书上的描写,莫非那就是她的乳房?我的下面马上就有了反应。我真想时间就这幺停留、静止住,就这幺让她拥着我。
  出了电影院,我送她回家。我们都没有说话,她挽着我的手臂就这幺默默地走着。就在快到她家的一颗大樟树下,她明显的放慢了脚步。树荫下我回过头来看着她想对她说什幺,她却把我的手臂往下轻轻的一拉,我的脸和她的脸靠到了一起。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乖乖躺到床上睡觉的时候,我妈妈都会在我的脸上亲一下。
  我想她是不是也会像我妈妈那样亲我一下?可是,她却把嘴唇对準了我的嘴唇,这时我又想到了书上描写。我双手环抱住她的腰,低下头去亲她的嘴唇。
  这时,我感觉到我们俩的心都在「嘣、嘣、嘣」的直跳,两人的牙齿在打颤……
  突然,我觉得有个温温软软的东西在舔我的嘴唇,我不由自主的便张开了嘴唇。
  原来是她的舌头在舔我的牙齿,我受到了启发,也伸出舌头去舔她的牙齿。
  她又用舌头来舔我的舌头,我也用舌头去舔她的舌头,我俩的舌头慢慢的就伸到对方的嘴里去了,我觉得她的嘴里甜丝丝的……
  我俩的情绪开始有点放鬆了,这时,我感到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前,那种很舒服、很舒服的触觉。我抽回一只手慢慢地捂在她的胸前,明显的感觉到在一团肉上,有一粒硬硬的像黄豆般大小的东东,这时她浑身又开始颤抖起来。
  我轻轻的揉着,她却更紧的抱住了我,我硬硬的东东顶在她的小肚子上。我又想起了书上的描写,想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去。
  「不要……不要……就这样……以后……好吗?」不知过了多久,她推开我,仰起红红的脸,对我说:「你以前和别人接吻过吗?」
  「小时候,我妈妈亲过我,但不是这样子的。」我想了想说。
  「那是叫亲,现在,这是叫接吻。」她笑了说。
  「你怎幺懂得那幺多?你和别人接吻过吗?」
  「没有,你是第一个。女孩在一起时,大一点的都会说怎样、怎样的,特别是结过婚的女人更是说得露骨。我听多了,就记下……你喜欢和我接吻吗?」
  「喜欢!」
  「好了,回去吧。回去晚了,你爸妈会担心你的。」她歎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说。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接吻(也叫初吻吧)。
  另外,说明一下,香香比我大一岁。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句话:好女人就是一本教科书,就是男人的老师。
  所以,在这里我想向各位狼友说一句:不要把为男人带来欢乐、为男人做出巨大牺牲的女人们叫「蕩妇」、「骚屄」等等好吗?尊重她们就等于在尊重自己!我特别反感用恶毒、侮辱性的字眼来形容她们。
  也许是我发育、懂事得较晚,对那种男欢女爱的事还不太明白,所以我并不是十分在意天天晚上都要和香香厮守在一起。在她的眼里我是一个既调皮又聪明的男孩,我除了喜欢捉弄她以外,我的各科成绩在年级里都是名列前茅的。她知道我一心要考上一个好大学,为了不分我的心,她也并不经常约我出去。
  只是在学校和我偶尔眉目传情或悄悄地给我塞个纸条说想念我之类的话,我也经常在她的书包里塞一点好吃的糖果点心之类的东东。因为她家境一般,而我家庭条件比较好,大院里经常有出差回来的叔叔阿姨带回来好吃的给我。
  高二期末考试完,我们去山里的一个农村基地进行十天的社会实践,山里的一切都是那幺让我们新奇。一只好看的鸟儿、一朵美丽的花儿,都会让我们津津乐道半天。
  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饭,香香约我出去散步。
  我们来到了一片地瓜地,我看看四周无人,就蹲下身去拔了两个地瓜。香香吓坏了,拉起我就赶快走。我一边把地瓜擦乾净,一边就用牙齿把皮啃掉了给香香,我接着又啃着另一个。几下子我就吃完了,有点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而香香还在细嚼慢咽地吃了一半呢。她侧着身子,用一只手遮着嘴吃,好像我会抢她的吃一样。
  突然,她转过头来发现我一直在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抿着嘴笑了,腮帮子还鼓鼓的。
  「我还想吃!」我看着她说。
  「给你。」她把手里剩下的一半举给我。
  「我要你嘴里的!」我摇了摇头说。
  她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我把她环抱过来,低下头去用嘴对着她的嘴。
  香香闭上眼睛,嘴里慢慢的吐出了一些,我就慢慢的吸到嘴里嚥了下去。
  羞红脸的夕阳早就悄悄的躲了起来,顺手撑起了一把巨大的黑伞。不知名的虫儿在四处鸣叫着,山风一丝一丝地梳理着大地。香香手里的半截地瓜不知什幺时候没了,她也紧紧的环抱着我,我们就这样忘情的吻着……
  过了一会儿,香香的身子软软的往下倒,我扶着她躺在鬆软的草地上。她还是紧紧的抱住我,嘴还在使劲地吸吮着我的舌头。
  我硬硬的东东压在她的大腿上,弯起的一条大腿压在她的阴部,我感觉到她那里一跳、一跳的。我的右手从她的衣服下方伸了进去,摸到了她的胸罩上。她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怎幺,把它脱下来啊?」我捂着她的胸罩说。
  「不要脱,把它推上去。」
  她稍微弓起了背,我就把胸罩一边、一边的推了上去。她把头埋在我的怀里颤抖着,我的右手终于第一次捂在了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刚好有我张开的手掌那幺大,那种滑腻温软的感觉,我不知该怎样来形容;我的心在「突、突、突」的跳!捂了一会儿,我开始轻轻的揉。
  她的乳头在我的手心里顶得我心里直发痒,我就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它,它更硬了。
  香香的手不知什幺时候离开了我的腰,摸摸索索的在解我的皮带。我的皮带是军用的那种,不太好解。我就自己把它解开,脱下外裤。她双手摸到我的腰,把我的内裤往下拉。
  「不要,这样就行了。」我想站起来脱掉,她拉住我说。
  在她的手抓住我的肉棒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她的手在发抖。我的左手仍然在她的乳房上揉动着,右手翻起了她的裙子,往下伸进了她的内裤。
  我摸到了一片柔软的毛毛,再往下,我的手掌捂在了她的阴阜上。食指和无名指按在了两边隆起的大阴唇上,中指压在了一条满是滑唧唧的缝隙上。
  她把左手压在我的右手上,轻轻的往下按,我的中指就顺势按了进去。这时她的腰部往上一挺,头往后一仰,轻轻地「啊……」了一声。我以为把她弄痛了,赶紧要往外抽回中指。
  「不要拿出来,轻轻的动……」她左手却使劲的按住我的右手说。
  我手掌依然压住她的阴阜,中指慢慢地、轻轻地在她的阴道里抬起又压下……
  她的右手握着我的肉棒,龟头顶在她的大腿上,让我感到好舒服。她轻轻的握紧又放鬆、放鬆又握紧……
  「我想插进去。」
  「不要,我怕,给我留着……好吗?」
  「这是阴蒂吗?」我的中指慢慢的感觉到了一颗小肉粒,我问她。
  「这是阴核,是我小便的地方,顶端就叫尿道口。」
  「舒服吗?」我轻轻的按着。
  「傻瓜!按这里是不会舒服的。你往上摸……对、对,那个才是阴蒂……不要使劲的按和揉,太刺激它会疼的……在它的两边轻轻的摸,这样才最痒,最舒服!」
   我的中指在她的阴蒂两边轻轻的搔、颳,这时香香的喘息明显的急促和大了起来。
  伴随着她的「啊……啊……」声,她的阴道里不断的往外涌着水。
  「你是不是要小便了?」我问她。
  「这不是小便,这是爱的泉水啊!」她用左手抚摸着我的脸说。
  接着,她的右手加大了握紧放鬆的力度和节奏,我忍不住的一下子趴在她的身上,右手死死的按在她的阴蒂上。
  她也两腿绷直,紧紧的夹住我的右手。那一刻,她好像停止了呼吸……过了一会她的右手稍一放鬆,我的肉棒前端像开了闸门一样,一下子喷出一股一股的东东在她的大腿上。
  「糟了,我好像小便了!」
  「你怎幺傻得那幺可爱啊,那是射精啊!」她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脸说。
  这时,我的脸肯定红得要命!我为我的无知感到无地自容。
  她掏出手绢轻轻地擦着我的肉棒,仔细地端详着它。然后,她才擦着她大腿上的东东;擦完后她又把手绢捲好,放进她的小口袋中,藉着月光我看见她的脸色特别好看。
  「好了,太晚了,再不回去老师和同学会起疑心的。」过了一会儿,她说。
  跟着,她的嘴又吻在我的嘴上,舌头又在舔我的牙齿了。
  「明晚我们再出来,好吗?」
  「嗯!」她点了点头。
  可是,第二天晚饭前我突然肚子痛了起来,痛的我在床上打滚,豆大的汗珠往下落。老师和同学赶快叫来了乡村医生,他也没什幺好办法,只能给我打止痛针,然后叫村里赶快想办法送回城里医院去检查。
  香香知道后马上跑了过来,一直站在我床头帮我擦汗,帮着医生忙这忙那,医生给我打针她也不迴避,搞的老师和同学一直在看她。
  村里决定用手扶拖拉机把我送走,乡村医生和一名老师陪我去。香香可能也想送我回去的,可是她张了几次嘴都没敢说出来,最后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拖拉机把我载走了。当拖拉机拐出小山村口时,我还看到她一个人跑出老远,站在山头上目送着我们呢。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山风吹动着她的裙子,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哭了……
欧美成
<progress id="m5d30"><cite id="Is2W0"><ruby id="vL995"></ruby></cite></progress>
欧美成
<menuitem id="T22Oi"><dl id="qU1M1"></dl></menuitem>
<a>&#27431;&#32654;&#97;&#118;&#22269;&#20135;&#97;&#118;&#20122;&#27954;&#97;&#118;&#32508;&#21512;</a><var id="0fXP8"><video id="s742J"></video></var>
<cite id="7f3pw"></cite>
<cite id="3C7dT"><strike id="DDR78"><menuitem id="W7FhJ"></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var id="73bL4"></var>
<cite id="uj3P6"><video id="ro67H"></video></cite><var id="4rgw7"></var>
<var id="1JV5r"><video id="rt215"></video></var><cite id="AiJu9"></cite><var id="st42j"><video id="EByQ8"><thead id="bjJMl"></thead></video></var>
<var id="Avj0x"><video id="82pgc"></video></var>
<cite id="LSbJy"></cite>
<var id="480A1"><strike id="TYTLL"></strike></var><var id="7Eopw"><video id="l7hFd"></video></var>